寶雞網 首頁 深度報道 查看內容

【行走西秦大地】翻身農民成為土地主人——黨領導下的寶雞土地改革運動

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1882| 評論: 0



  掃碼閱讀“寶雞日報大型全媒體采訪行動——行走西秦大地重溫百年黨史”系列報道
   記者 刁江嶺

  在陳倉區東關街道西秦村的村史館里,珍藏著一張發黃的紙片——1952年我市頒發的農村第一代《土地房產所有證》,戶主名叫李萬奎。這張房產和土地合二為一的證書上,寫著他家房產、土地的坐落、四至、面積、房屋間數等信息,這張證也是新中國成立后頒發的第一代《土地房產所有證》。

  李萬奎珍藏的《土地房產所有證》

  第一代《土地房產所有證》在全國的頒發,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遺留下來的歷史任務,徹底廢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。
  
解放前少數地主富農
占有大量良田

  寶雞是炎帝故里,神農氏曾在這里制耒耜、教稼穡,開啟了華夏農耕文明。寶雞地處八百里秦川西端,氣候溫和,土地肥沃,灌溉便利,自古就是豐饒之地。然而,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寶雞接連遭遇天災戰亂,農業發展受到重創,人民飽受饑寒之苦。

  今年8月29日,記者在西秦村村史館里看到這樣一段話,“據村檔案記載,解放前村里有19戶殷實富戶占有大量水、川好地和房屋、牲畜、農具,300多戶貧窮農民耕種少量坡、灘貧瘠地;有106人打短工、扛長工,51人淪為乞丐,37人賣兒賣女,13人賣妻,賣地312畝,變賣房屋窯洞46戶325間,家破人亡者達77戶……廣大農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飽受欺辱和壓迫!蔽髑卮宓耐恋貭顩r是寶雞地區許多農村真實土地狀況的一個縮影。


  解放前李漢英家的老房子

  著名作家周立波的小說《暴風驟雨》,講的就是真實的土改故事。土改前,農民生活十分艱苦,有些人家只能吃野菜,甚至穿不起褲子,條件略好的,一日三餐也只有玉米糝和咸菜。小說人物“趙光腚”也來自現實生活,而非作家虛構。艱苦的條件加深了工作隊與當地群眾的感情聯系,也鞏固了土改工作的群眾基礎。小說重點描寫了消滅封建剝削制度過程的跌宕起伏、艱辛復雜。

  在扶風大事記中,有這樣一段文字記載:“1951年11月7日,土地改革開始,至1952年5月結束?偣矂澏ǖ刂361戶,占總農戶1.1%;半地主式富農38戶,占0.12%;富農273戶,占0.83%。將地主多余的土地、農具和其他財物,分配給貧苦農民!

  土地是農民繁衍生息的第一要素,是鄉村社會的經濟基礎,土地問題也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問題。新中國成立后,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,就是土地!案哂衅涮铩笔侵袊r民的千年夢想,在上世紀中葉,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,建立了新中國,通過土地改革,這個夢想終于變成現實。
  
封建土地所有制被廢除

  1950年6月30日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》正式頒布施行,其中第三十條規定:土地改革完成后,由人民政府發給土地所有證,并承認一切土地所有者自由經營、買賣及出租其土地的權利。土地制度改革以前的土地契約,一律作廢。

  1950年11月,在中共陜西省委領導下,寶雞地區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土改運動。

  西秦村村干部給記者講述《土地房產所有證》的故事

  第一階段是發動群眾。新中國成立后,農民要求土改、快點分田的心情迫切,但對于為什么土改、靠誰來土改,卻認識不清,對土改既歡迎又有顧慮。為打消群眾顧慮,寶雞地委抽調3600多名干部作為土改工作隊員,進駐各村,組織農民學政策。

  第二個階段是劃分成分。今年86歲的李漢英是西秦村村民,1951年剛好高小畢業,他參加了村里的查田定產。在他的記憶中,當時村民們都聚在閣底堡小學,逐一自報家產和成分,如果村民們都說“通過”,這位村民的成分就定下來了;有幾個富農報了中農成分,村民們都不吭聲,這幾家就沒有通過,得重報。西秦村按照中央人民政府、政務院《關于劃分階級成分的規定》,采取自報公議,“三榜”定案,提交農民代表大會審定公布,共劃分雇農6戶、貧農156戶、中農155戶、富裕中農27戶、小土地出租4戶、富農7戶,給355戶農戶頒發土地房產所有證,使貧苦農民翻身做了主人!岸返刂鳌币彩峭粮墓ぷ鞯囊粋環節,據史料記載,寶雞地區先后斗爭惡霸、不法地主3102名,其中判刑320名。

  第三個階段是征收沒收財產和分配。寶雞各鄉成立了由土改干部、民兵和農會、青年團、婦女小組等組織代表參加的征收沒收委員會,根據有關政策,確定應征收、沒收財產的對象、數量,登記造冊,然后依照“貧雇農多分、中農少分、富裕中農不分”的原則,制定分配方案。寶雞地區共依法沒收地主土地、征收公田和廟田90余萬畝,牲畜1.5萬頭,房屋6萬余間,農具36萬件,分給無地或少地的貧苦農民。土改后,寶雞地區的地主由每人占有11.51畝(旱、平地),降為2.69畝。

翻身農民積極投身社會主義建設

  土改運動之前,西秦村是3個自然村,分別叫閣底堡、李家村、下庵村。1951年11月開展土改運動后,貧苦農民分到了土地,3個自然村合為一個村,大家喜氣洋洋,紛紛請求有文化的駐村土改工作隊干部給村子起個新名字。干部們翻閱古籍,給村子起名西秦村,就這樣西秦村的名字沿用至今。

  和村名一起改變的,還有群眾的思想。土改工作隊的重要任務之一,就是改變人們落后的思想。據李漢英老人講,經過土改,村民們心齊得很,大家干活特別有勁兒。村里還組織了識字班,下午,五六十位婦女來上課學文化;晚上,上百名男勞力接著學,大家都非常認真。在寶雞地區,不少村子還辦起了黑板報,教農民學文化、學政策,表現突出的貧雇農得到提拔重用,充實加強了農村基層組織領導班子。經過土改,群眾與舊思想、舊觀念徹底決裂,勞動積極性空前高漲,“勞動光榮”“不勞動可恥”成為人人皆知的道理,寶雞農村面貌發生了巨變。

  1952年,寶雞地區農會會員發展到57萬多人,民兵發展到90多萬人;土改中發展黨員751人、團員7424人。

  1952年5月下旬土改結束,西秦大地從此實現了“耕者有其田”的農民土地所有制,使得農民能夠自己耕種自己的土地,土地的使用權和所有權統為一體。

  上世紀50年代,西秦村的村干部合影。(資料圖)

  新中國成立的1949年,寶雞市農林牧漁業總產值僅有0.98億元。土改后的1952年,寶雞市農林牧漁業總產值達到1.2億元。1950-1952年三年間,寶雞市農林牧漁業總產值年均增長6.1%。

  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運動,以雷霆萬鈞之力,猛烈地沖擊著幾千年來的封建土地制度。新中國成立后,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進行并完成了土地改革,基本消滅了封建土地制度,打碎了幾千年來套在農民身上的封建枷鎖,改變了農村舊有的生產關系,使農村各階級占有的土地大體平均,貧、雇農基本獲得相當于平均水平的土地和其他生產、生活資料。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深刻的社會改革,這一翻天覆地的變化,使億萬農民在政治上、經濟上獲得了解放,迸發出巨大的勞動熱情,為進行社會主義改造,建立社會主義制度,開展大規模社會主義建設,奠定了堅實的群眾基礎。


0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文熱點

2019最新少妇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