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雞網 首頁 原創文學 查看內容

母校記憶

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10730| 評論: 0

趙文周
  我的家鄉位于關中西部千河南岸一個叫“柿溝村”的小山村,記憶深處,村子猶如一張泛黃的老照片:低矮黑暗的土木房屋,老窯里的連鍋炕,村子中央的石碾子,蒙著眼睛轉圈的小毛驢……在這些殘存的記憶碎片當中,那些關于母校的記憶,深深印在我的心里。 
  1976年,我上小學一年級。記得當時的小學剛從柿溝五七學校分離出來,沒有地方安置,就在公路北邊遠離人家的荒草灘上,蓋了三間土木結構的教室?油莶黄降慕淌依,放著四排木板,木板兩頭都用磚壘的四方墩子支著,每天上下學,我身上背著母親縫制的花書包,手里提著父親做的小凳子。在這里上了兩年后,我們搬到了兩村合辦的王家溝小學。學校校舍還有電燈,合校那天,同學們都很開心。 
  1983年,我從小學升到了柿溝中學,中學離我家很近,只有幾分鐘的路程。學校是由一座舊建筑改造的,有兩扇大而厚重的朱紅木門,青灰色的磚瓦門樓。校園里分上下兩個院子,大門右首用石頭砌了一面墻,墻已經朝前傾斜,還裂開了幾道一指寬的縫隙,用幾根粗壯的木頭頂著。上邊院子是教學區,有三排磚木結構的教室,教室后邊雜草叢生,還有幾孔廢棄的爛窯,平時堆放雜物。下邊院子是生活區,院子中間是老師宿舍,里邊背對背住著十幾位老師。左邊院墻根是一個水井房,井深十幾米,全校師生用水都是一桶一桶從井里絞上來的。右后邊是教師餐廳,離家遠的學生周末來校時從家里提上一籃子饃,等老師吃完飯后舀上些面湯,再泡些冷饃湊合著吃。再往后邊就是一塊學農基地,里邊種著玉米、豆子等農作物,地頭是老師開墾的菜地。在這里,我度過了難忘而又快樂的初中時光。 
  1986年,我初中畢業,有生以來第一次離開家,到距離家十幾里的千陽中學上了高中。那時的千陽中學,古柏參天,綠植掩映,東邊一座氣派的四層教學樓,給人一種古樸厚重的感覺,中院還有一座寬敞的大禮堂,給人耳目一新之感。 
  1997年9月,我從一棵小幼苗變成了一位辛勤的園丁,又一次回到了已經遷到公路邊的柿溝中學。初回學校,感覺既親切又熟悉。新校園寬敞干凈,瓷磚貼面的教學樓高聳挺拔,筆直的水泥道路直通后院,道路旁垂柳依依,書聲瑯瑯。紅磚壘砌的院墻上,“發展體育運動,增強人民體質”一句話特別顯眼,后院是師生灶和鍋爐房,粗壯的煙囪直通天際。后來,隨著教育資源的整合及撤點并校政策的實施,柿溝中學也不復存在了。 
  幾十年的教學生涯,使我慢慢地明白,原來我一直沐浴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,見證了千陽教育事業由弱變強。隨著國家和政府對教育事業的重視,各校都鋪上了紅綠相間的塑膠操場,各種體育器械一應俱全;教室內高端的電子白板、適合學生身心發育的升降桌椅時尚整齊,校園活動豐富多彩,F在的孩子多么幸福!



0
上一篇:節節面下一篇:家有藏書

最新評論
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熱點

讀排行

2019最新少妇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