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雞網 首頁 原創文學 查看內容

別了,村莊的炊煙 張海強

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14198| 評論: 0

  新砌的組合櫥柜上,鑲嵌著嶄新的燃氣灶。輕輕一擰旋鈕,“啪”的一聲,電子打火,藍色的火焰跳躍著,像盛開的藍色花朵。這個遠離城鎮的鄉村用上天然氣了,我感慨良久,一幅幅昔日鄉民的生活圖景在腦海浮現。 
  黃昏時分,勞作歸來,家家開始做飯,廚房里傳來“呼啦呼啦”的風箱聲。起初,一縷炊煙裊裊升起,縹縹緲緲。緊接著,一炷炷炊煙聽到召喚似的急匆匆漸次升起,搖搖晃晃沖向高空,翻滾著碰撞著,在晚霞光與影的律動中,彌散成一張灰蒙蒙的帷幔。 
  摻雜著泥土味和柴草味的炊煙還未散去,各種飯食的濃香便陣陣飄來,整個村莊就在這香味里悸動。母親從廚房探出半個身子,以手扶門,操著純粹的四川口音喚著我的乳名,叫我回家吃飯。我遠遠地躲開,母親急急忙忙地走出來,邊走邊說:“幺娃子,跑哪去了?”我突然從黑影里跳出來,母親一驚,看見是我,笑盈盈地把我攬在懷里。 
  那時候,村莊是貧窮、落后和封閉的。歪歪扭扭的街巷兩邊,坐落著高高低低的廈房和草房,房子的后面聳立著高大的煙囪。鄉民以種地為本,面朝黃土背朝天,把日頭從東頭背到西頭。一年四季,春耕夏耘秋收冬藏,像牛一樣耕作,日子依然過得緊巴巴的,家家缺糧缺柴草。收割莊稼時,除了糧食,鄉民也要想盡一切辦法收集柴草,凡是能燒的都不放過,收集碼好堆在房前屋后,各家就有了小山似的柴垛。 
  體格強壯的鄉民也到秦嶺深處砍些灌木,打成捆背下山來,再用架子車拉回來,這就是硬柴,火旺經燒。有一回,父親帶著我進山砍柴,一個來回上百里,一路上忍饑挨餓。我疲憊不堪,雙腿像灌滿鉛塊,沉重極了。挨到村口已是傍晚時分,我看到村莊上空,一縷炊煙冉冉升起,在清風里搖曳飄散,綿延而悠長。父親憐惜地看著我的臉,用粗大的手掌擦去我兩頰的汗水說:“今天的勞苦,就是為了煙囪有煙冒! 
  各家的柴垛,就是各家的戰備物資;鹈缣蛑伒,廚房就有了溫暖的煙火氣息。如果哪個冒失鬼一把柴草沒及時續上,明火就會熄滅。再要引燃,就要添把柴,湊近火星,長長地吸一口氣,用嘴直吹。在將燃未燃的時候,柴草生出大量煙霧,熏得人兩眼流淚。冷不丁火星復燃,火舌躥出,燒鍋的人猝不及防,被燎了頭發和眉毛,很是狼狽。 
  吃盡苦頭的鄉民嘗試著新的方法。打下一個個沼氣池,用秸稈、糞肥和水發酵生產沼氣,用沼氣做飯。夏季挺好的,冬季天冷,氣量不足氣壓不穩,不能正常使用。還有的人家使用煤氣罐,但換氣不方便,也只好作罷。 
  后來,漸漸富起來的鄉親們大多用上了煤,安上了鼓風機。開關一拉,風機轉動,煤火越燒越旺,鄉親們再也不用為燒柴發愁了?墒亲鲲垥r,煤灰飛揚,臟了廚具餐具,也臟了人的手和臉,特別是硫黃味兒的煤煙充斥村莊,讓人呼吸都很困難。 
  小康不小康,關鍵看老鄉。政府加大惠農力度,發放補貼,支持鄉民使用天然氣。一條條橙黃色的天然氣管道通進了家家戶戶,鄉親們終于用上了清潔能源,以前廚房里的土灶臺、木案板、大水缸成為遙遠的記憶。院里的柴垛、屋后的煙囪消失在歲月的褶皺里,村莊上空的炊煙也一去不復返了。 
  蔚藍的天空,云朵取代炊煙。綠樹掩映的村莊,一派祥和。


0

最新評論
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熱點

讀排行

2019最新少妇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