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雞網 首頁 深度報道 查看內容

撤出小區 小飯桌該如何安放?

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20170| 評論: 0

小飯桌管理日漸規范  

        528日中午1130分,市區經二路西段一小學門口,學生還未放學,校門口已經站著10余家小飯桌的工作人員。放學鈴響后,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走出校門,圍在接自己的阿姨身邊,等到要接的孩子齊了,工作人員便領著孩子們,排著隊走向各自的小飯桌。

        小飯桌是專為中小學生提供飲食的服務機構,在我市已經存在20多年。多年的發展,小飯桌從最初的一張飯桌,轉變為接送孩子、提供午晚餐、監督午休和輔導作業的托管培訓機構。對于上班族來說,把孩子托管在小飯桌,無疑是最佳選擇。

        陳玲是一位10歲男孩的家長,從孩子上小學一年級開始,她就經過考察把孩子送到同自家在一個小區的小飯桌。每天中午,她通過小飯桌建的微信群,看到阿姨把孩子接回來,孩子吃飯、寫作業、午休,一切有條不紊,她感覺心里很踏實。畢竟我要上班,中午沒時間管孩子吃飯,這家小飯桌把孩子照顧得很周到。她說。

        記者了解到,在我市各中小學特別是小學附近的小區里,開設的小飯桌數量十分龐大。與西街小學一墻之隔的某小區,今年4月底,小區物業公司做了一次統計,小區僅有的7棟居民樓內,共開辦了28小飯桌,平均一棟樓就有4家。而據一名小飯桌從業人員估算,圍繞著西街小學和寶一中,周邊開設的大大小小的小飯桌接近100家。同時,記者從市衛生防疫站、教育局了解到,經過多年發展,我市大多數小飯桌在衛生、安全監管上已較為規范,相關人員都能持證上崗。

        記者在清姜小學對面一家居民樓二樓的小飯桌看到,正值中午吃飯時間,12個孩子按照年級劃分為3個小組,每個孩子面前放著一個餐盤,葷素搭配,營養全面。工作人員一邊幫孩子添加飯菜,一邊拍攝孩子的視頻、圖片,發到微信群里,以便家長了解孩子的情況。而這時,會有一些家長陸續發來孩子的作業,飯后,工作人員督促孩子寫完作業之后午休。這家小飯桌負責人劉女士說:把娃娃們管好,就是我們的職責。但是現在看來,下學期我們能不能辦下去,還很難說。她嘆口氣說,按照《物權法》的規定,我市不少小區開始清理設在居民樓內的小飯桌。他們所在的小區已經下達最后期限,要求他們在本學期結束后搬出去,如果找不到合適的地方,可能以后就不辦了。

在積怨中生存的“小飯桌  

        盡管孩子和家長都離不開小飯桌,然而,小飯桌給小區居民帶來的積怨卻由來已久。

        長期以來,小飯桌大都開設在居民樓里,一方面環境相對安全,另一方面和臨街店鋪相比,費用成本也較低。然而,小飯桌的存在,卻給小區內其他居民的生活造成了極大困擾。

        家住市區陳倉園一區的陳大爺最近抱病在家休息,然而,每到午休時,樓上小飯桌孩子們的吵嚷聲、拉動桌椅的聲音,總是讓他不堪其擾。他的兒子幾次上樓和小飯桌的管理者交涉,但孩子們好動的天性,使得交涉收效甚微。

        周女士家住市區上馬營鐵路小區,提起樓上的小飯桌,她也是一肚子怨氣。我家新買的車就放在樓下健身器材旁邊,結果小飯桌的孩子們邊蕩秋千邊踢,新車就被劃了幾道,人太多,根本找不出是哪個孩子。周女士氣憤地說。

        今年初,市區中山西路一家小區的物業將設在小區里的所有小飯桌進行清理。小區物業負責人馬軍告訴記者,這些年,由于小飯桌造成的居民投訴非常多,他們也是沒有辦法才清理小飯桌的,畢竟要保護大多數居民的合法權益。

        寶雞市物業協會副會長趙宏斌告訴記者,按照《物權法》第70條規定:業主對建筑物內的住宅、經營性用房等專有部分享有所有權,對專有部分以外的共有部分享有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權利。此外,第77條規定:業主不得違反法律、法規以及管理規約,將住宅改變為經營性用房。業主將住宅改變為經營性用房的,除遵守法律、法規以及管理規約外,應當經有利害關系的業主同意。趙宏斌說,按照最高法出臺的司法解釋,所謂利益相關者指的就是樓內鄰居;國家工商總局針對住宅商用曾下發通知,住宅改變為經營性用房,經營者到工商局注冊登記時,必須提交住宅商用所在地的證明,也就是住宅商用必須征得居民委員會、業主委員會或有利害關系業主出具的同意證明。所以,對于居民反映強烈的小飯桌擾民問題,物業進行集中清理是有法可依的。趙宏斌說。

破解難題還需創新思維  

        隨著《物權法》的深入實施,小飯桌該往哪里安放,成了經營者和家長共同關注的問題。

        吳女士在市區經二路西段一家小區辦學生托管已經有十多個年頭了,每學期都要招收30多名小學生,學生及家長都很滿意。然而,用她的話說,今年上半年是最艱難的。半年中,她帶著30多個孩子三易其址,直到在一個寫字樓找到寬敞、獨立的場所,才徹底安定了下來。她說,這么多年下來,覺得辦小飯桌已經是一種責任和需要了,所以,盡管搬離小區,她還是得想辦法,讓孩子們中午有更好的地方吃飯、睡覺、學習。

        一方面是相關管理部門收緊準入袋,一方面是有大量的學生需求,小飯桌究竟該如何安放呢?

        記者了解到,國內很多城市已經開始有關方面的嘗試。2016年,為破解小飯桌監管難題,山東濟南引進了大飯桌,即:中小學健康午餐服務中心模式。學生的午餐由中央廚房配餐,配餐全過程可監控,且價格還低于周邊小區的小飯桌,學生飯后可以在教室午休。在我省西安市,已有部分小學自辦校內托管,滿足學生的托管需求。而對于大部分缺少基建條件的學校,也在嘗試引進合格的餐飲服務企業,通過市場化競爭和食品安全監管,為在校學生提供優質優價的配餐服務。

        記者在我市多個小學采訪了解到,由于我市中小學在建校之初,沒有考慮在學校內建食堂,因此,如何解決學生托管問題,仍需要相關部門創新思維,為孩子們提供一個安全、規范的環境。


寶雞日報記者 鄭曄



0

文熱點

2019最新少妇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