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雞網 首頁 文化寶雞 村子的故事 查看內容

孫家南頭村:絲綢之路從這經過

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46232| 評論: 0

      位于鳳翔縣城西南約 15公里的長青鎮孫家南頭村,古時是關中西部一個重要驛站,絲綢之路從長安出發一路向西,不論是水路還是陸路,都要經過這里,它像一顆璀璨的明珠,鑲嵌在古絲綢之路的經濟帶上。  

孫家南頭村:絲綢之路從這經過

寶雞日報記者  于虹


    倉儲碼頭見證絲路昔日輝煌


    邊城暮雨雁飛低,蘆筍初生漸欲齊。
    無數鈴聲搖過磧,應馱白練到安西。

    唐代詩人張籍這首《涼州詞》,給我們展現了這樣一幅生動的絲綢之路圖景:黃沙滾滾、大漠孤煙、駝鈴聲聲,迄邐西行的蕃商駝隊。兩千多年來,商人在絲路沿線建立商業據點,在經商的同時,也將彼此的文化傳播開來。


    從古都西安一路向西,經寶雞、甘肅河西走廊,過玉門關,穿越美麗的新疆,繼續向西過阿拉木圖、撒爾馬罕、伊斯坦布爾等地區,在地圖上將這些城市串聯起來,畫出一道曲折的線路,這便是古絲綢之路的線路!肮沤z綢之路在寶雞有兩條線路:一條為汧河谷道,即水上通道;另一條為長安—雍城—隴州道的陸上通道!兵P翔縣博物館業務辦文博管理員孫宗賢說,從周秦至明清,這兩條線路一直是長安通往隴西的主干道,而兩條線路都經過了一個古老的村莊——孫家南頭村。

    9月 6日,記者來到孫家南頭村,由于移民搬遷,村子不少地方已經荒廢,河道里車輛正在施工,地里雜草叢生,只有少數農民依然住在這里,眼前的滿目蒼涼很難與昔日的繁華聯想在一起。孫宗賢說,記得小時候,河道邊蘆葦蕩漾,他和村里的小伙伴還經常在河里摸魚抓蟹。

    2004年,陜西省考古研究所與寶雞市考古隊聯合組隊,在孫家南頭村發現了一處距今2000多年的西漢時期大型漕運碼頭倉儲建筑基址,證明了汧河當時水運能力很強,也證明孫家南頭村一帶曾經是一處重要的交通要塞。

    其實,早在秦時,河道就被開通使用了,我們的先祖和現在人一樣,要是修一條運輸道路,肯定會先考慮如何降低成本,而天然的汧河谷道就滿足了這一要求。汧河谷道又稱汧水道,作為水陸同時都用的通道,從長安溯渭河西行至汧河口,沿汧河河谷向西北行進,經孫家南頭村至千陽境內,北行至隴縣,再西行經隴關到今甘肅境內。


    公元前 647年,秦國為救晉國饑荒,從鳳翔到山西,車倒船漕,河道上往來船只絡繹不絕!队碡暋份d:“天下九藪,此其一也!彼宕毒庞蛑尽份d:汧源縣有弦蒲藪,經長期淤積,決口變湖為川?梢钥吹,古時候的汧河水量比較大,大多時節可以行船,其上游今隴縣境內蒲峪川,古時稱“弦蒲藪”,就是有名的大湖泊!峨]縣志》中還記載,唐武德八年( 625年)十二月十八日,水部郎中姜行本奏請于隴州汧源縣修五節堰,引汧水通漕灌田,并進行水運。

    孫宗賢說,西漢倉儲遺址曾是西漢時皇家水陸物資轉運站。整個建筑不但規模宏大,而且構筑工藝復雜。其中發掘的一組倉庫寬60多米,深 28米,里面密集分布著柱基石式建筑,還發現了糧食?梢钥吹,為了防止糧食受潮,他們是把糧食架起來存放的。而這組倉庫只是其中一個,從發掘情況來看,這組西漢倉儲具有倉儲轉運和軍需守備的雙重作用,也證明孫家南頭村在西漢時期有非常重要的交通運輸作用。

唐三藏西游第一站在這歇腳

《西游記》第十三回寫道,大有唐王降敕封,欽差玄奘問禪宗。堅心磨琢尋龍袕,著意修持上鷲峰。邊界遠游多少國,云山前度萬千重。自今別駕投西去,秉教迦持悟大空。貞觀十三年九月望前三日,唐三藏出長安關外,馬不停蹄,到了法云寺。本寺主持上房長老,帶領眾僧有五百余人,兩邊羅列,接至里邊,相見獻茶。茶罷進齋。


    話說,唐三藏師徒四人,帶著白龍馬,從長安出發,從咸陽、興平一帶上塬,經武功、扶風、鳳翔一路向西。他們第一站就到了鳳翔。鳳翔小吃眾多,醋粉、韭菜餅、豆花泡饃、饸烙……這對于豬八戒來說,怎能抵擋住美食的誘惑,豬八戒自告奮勇去化緣,美食在手,他便興沖沖地與師父會合,一行人便來到了法云寺。到了法云寺用過齋飯后,天已經黑了,大家坐在一起聊佛法。于是,唐三藏就把自己要去西天取經的想法說給了眾僧,那些僧人聽說后,覺得唐三藏想法很美好,現實卻很殘酷。有的說水遠山高難度大,有的說毒魔惡怪難降服……三藏聽完之后,并沒有多說話,他肯定也知道這些困難,都出來了,難不成我要回去,狠了狠心,還是繼續上路了。

    孫宗賢說,這里的法云寺就在孫家南頭村。 1998年,考古人員在村里堡子壕發現了“智普法云寺記”墓志磚,正面書“智普”二字,背面書“法云寺記”四字,均為墨筆楷書。其實,在 1996年 10月,雍城考古隊對蘄年宮遺址試掘中在村子中間,發現了一處唐代墓塔地宮,從地宮先后出土兩具約 1米見長的漢白玉石棺等文物,其中一具石棺中有長約 20厘米的鎏金小銅棺,里面是用絲綢包裹的佛骨和舍利子。 2000年,村民在生產取土中又發現了上小下大的葫蘆狀鐵塔剎一件,也就是塔的頂端,這些證據可以說明,這里曾是唐代法云寺的所在。

    從《西游記》的描述看,法云寺眾僧有五百余人,可以看出當時寺廟規模很大,香火也旺盛,而孫家南頭村作為古代一個重要的交通道口,唐三藏西天取經必然要經過這里。到了后面,《西游記》還提到了一次法云寺,唐三藏曾給三個徒弟說,“我當年離了長安,在法云寺里立有宏愿,上西方遇寺拜佛,見塔掃塔!笨梢姺ㄔ扑略谔拼欠浅V匾囊蛔略。

印度高僧中原傳經在此講經

    我們國家的僧人通過絲路將佛經取回,發揚光大,那么,外國的僧人是否也同樣來過我們國家?孫宗賢說,早在唐三藏之前,東漢時期,就有印度高僧攝摩騰來到中國,他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佛教僧人,也是第一個來自印度的和尚,而且他還來過孫家南頭村。

    在距蘄年宮遺址以北不足 200米處有一座羅缽古寺。古寺前有一通清道光十年的石碑,題有《重修羅缽古寺碑記》。碑文上記載了東漢明帝時期佛教傳入我國的過程中,印度高僧攝摩騰為傳播佛法,從印度不遠萬里來到中原,并在這里歇腳,為大家講法論道的場景。碑文還記載了在唐代,羅缽古寺是一座非常宏偉的寺院,分為前、中、后殿,當時不少外地香客前來禮佛燒香。


    孫宗賢回憶說,至于羅缽古寺什么時候建在這里的,他也不知道。只知道在羅缽古寺往東不遠處,有一個叫羅缽村的小村莊,大家也說不上來,為什么羅缽古寺不在羅缽村,而修在了孫家南頭村。聽老人講起,廟門不遠處還有一座非常大氣的戲臺,這里每年都會舉行廟會,十里八鄉的人都會趕到這里來。一直到民國時期,隨著村里人數不斷增加,寺廟香火不似從前旺盛,于是村民就把部分寺廟拆了,周圍蓋起了房子,到后來,戲樓也被荒廢了,只能拆掉在原址上蓋起了新房,如今的羅缽古寺只剩下一間小廟,也已經被荒廢掉了。

    不論是西漢倉儲,還是唐代的法云寺,這些都證明了孫家南頭村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驛站。絲綢之路不僅是一條貫穿中西方的物資貿易大通道,而且是一條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途徑。世事變遷,許多歷史事件都被湮沒,但是從鳳翔不少地名中能發現,絲綢之路曾經的故事。


0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熱點

讀排行

2019最新少妇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