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雞網 首頁 文化寶雞 村子的故事 查看內容

大散關村村民來自二十多個省

寶雞日報·寶雞網| 查看: 47084| 評論: 0

大散關村村民來自二十多個省

寶雞日報記者 巨侃

 渭濱區神農鎮大散關村是個偎依在秦嶺梁子下的村莊,寶成鐵路扭著麻花從山上穿過,平整的川陜公路伴隨著布滿石頭的清姜河一路前行,向西南翻過梁子就是鳳州地界,向東北走十幾公里就是寶雞的益門口,年平均 1050毫米的降水量造就了這里陰涼濕潤的氣候特點。幾十年前,不少外鄉人陸續聚居在這個村落里繁衍生息,和本地人一起頂起了秦嶺梁下的一片天。

    村支書:外鄉人聚集的村落

    大散關村村支書姚春明身上有一半山東血統,他的母親是山東人,父親是本地人,他說:“大散關村除了大散關知名外,還有一個特點鮮為人知,村民擁有 20多個省籍,可以說是由外鄉人組成的村子,這幾年隨著一些外籍老村民謝世,外省戶數少了,但三個組加起來仍有三四十戶十七八個省籍!


    他說的三個組,是 2006年合并成大散關行政村的觀音山、二里關和楊家灣三個村,這三個村組在過去的幾十年間,因戰爭、災荒、嫁娶的原因,陸續遷徙聚集來大量的外省人,這些外省人近的有河南、四川、甘肅、湖北、寧夏,遠的有湖南、安徽、山東,甚至還有內蒙古、東北、云貴等地的,可以說除了廣東、福建、新疆、西藏等幾個省區,來自全國各省的人都在這里能找到!巴馐∪俗疃嗟哪切┠,村子一開村民大會,外面人就開玩笑,說你們又召開全國人代會了!”姚春明笑說!巴馐∪藶樯哆x擇在這里落戶?看上了這里的山水?”記者問。

    姚春明搖頭。他說村里流傳一句話:“二里關的饃饃是烤下的!”上世紀四五十年代,因戰爭、饑荒逃難至此的百姓,饑腸轆轆、困頓乏力,不少人無力再翻過橫亙在眼前的秦嶺梁子,所以慢慢地這里形成一處外鄉人的歇腳地,他們依河而居,烤饃果腹,后來一些人就在此長居下來!斑有一些傷兵和從部隊退下來的軍人,大多都是外省人,流落至此居住,一輩子鰥居,死了就從村子名冊上勾去。村子有個老人,聽說還是國民黨的一個營長,好像是安徽人,前兩年剛剛去世……”姚春明說。

   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村子還很窮,二里關村等三個村子山地多,耕地少,集體經濟幾乎沒有,村民主要靠吃國家回補的回銷糧過活,村子里的小伙娶媳婦都困難,為繁衍人脈只好向外看,蔡雪菊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從山東老家過來的。

    村民蔡雪菊:    俺從山東嫁過來的!

    今年 70歲的蔡雪菊是大散關村所有外籍女村民嫁娶落戶的代表,記者見到她時,她正在灶房搟面條,案板上包好了幾十個具有山東樣式的大月牙褶口餃子,她的四川丈夫躺在老屋的炕上看電視,老屋是 1981年蓋的,她說她剛嫁來時住在河南岸, 1980年發大水時就搬了過來,建起了這座房子,一住住了 37年。

    “老伴是四川人,不愛吃餃子愛吃米,我是山東人,吃不到一起,今天他說想吃面,我就做了兩樣子飯!辈萄┚者厯{面邊說。

    1972年,經二里關的老鄉牽線搭橋,蔡雪菊從山東單縣遠嫁過來,“父親愛喝酒不顧家,我們家姊妹又多養不過來,所以我就坐著火車嫁過來了!

    火車經過寶雞城進了秦嶺,直接在楊家灣車站停下,蔡雪菊下車見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——一個本地小伙,雖然語言不通,生活習慣不一樣,面前的山溝溝也和她的憧憬大相徑庭,但她還是嫁給了這個寶雞小伙。那時候正是勞動生產密集時期,這個山東姑娘背麥簍子上山,背 100斤計 5分工,一個工干一天掙 1.5元;給山上的寶成鐵路拉電纜,“火車來了,就趕緊撒手;火車走了,繼續扛在肩上拉……”


    就這么“立”下了。前幾年,蔡雪菊兒孫滿堂的時候,老伴走了,她又和來自四川南充的楊定武組建了新的家庭。這是個大家庭,蔡雪菊自己有里外孫 8個,四川丈夫也有幾個子女,不過孩子們都不在身邊,平時蔡雪菊喜歡在院子里務務菜,柴火煤塊都備得足足的,老兩口過著平靜恬淡的生活,每年春節是這座老屋最熱鬧的時候。

    楊定武今年 79歲,退休前在鐵五處工作,是一名走南闖北的老鐵路人!拔覀兪菑目嗨锩媾莩鰜淼!崩蠞h說話慢聲細語的,看氣質裝束你絕對看不出他曾經是一名和石料、鋼軌打交道一輩子的鐵路工人,直到攤開一雙手——手指粗短而變形,那是經年累月被石塊磨礪留下的痕跡!

    話題是從修路開始的:“寶成鐵路不算險,修成昆線時打洞子,一個工友上班時還跟我打招呼,回頭就沒了。他在洞里開著電瓶車,洞里太窄了,洞壁上都是尖尖的石頭,他伸頭往外看時,被洞壁上的石頭切了腦袋……修陽安線時,洞里用炸藥作業,爆炸后的粉塵煙氣熏倒一片人,人從洞里抬出來,蘇醒后再進去繼續干活……”

    蔡雪菊講,村里有一個“老鐵路”,搞不清是哪里人,死時給兒子囑咐:給他挖個洞,就埋在寶成鐵路旁,還讓他聽火車聲。兒子照辦了。這個墓洞就在鐵道下的一個水渠邊,每年清明都有人來祭祀。

    “現在苦盡甘來,生活比過去好多了!”老鐵路人楊定武面對記者的相機,終于露出舒心的笑容。

    老村長鄧文升:第三代四川人開辦首家農家樂

    四川人后裔鄧文升是村里的風云人物,他在村里當過 10年村長,2004年開辦了寶雞第一家農家樂,任內帶動村民發展集體經濟和旅游經濟,秦嶺的農家樂、銀洞峽旅游、游泳池等許多項目都搞得有聲有色,遠近聞名,村民的人均收入也從 700元提高到 5000元,大散關村終于摘掉了吃回銷糧的帽子。

    鄧文升雖是四川人后裔,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寶雞人。大約在上世紀二十年代末,他的奶奶背著他時年 9歲的父親從四川廣元北下漢中,穿秦嶺,落戶到了二里關村。父親成年后,做過一段郵差,又參加陜軍當過馮玉祥的兵,一次部隊打散了,父親就回家開始務農,后來就有了他。這么說來,今年 61歲的鄧文升算是第三代四川人后裔了。


    鄧的家庭也是跨省組合。他屋里的也來自山東單縣, 1985年成的親,說起來還是姚春明的母親牽的線,結婚前,春明母親的妹子和鄧的媳婦是同班同學。鄧文升的女婿是河北曲周上門過來的。

    鄧文升的父親在農業合作社時期當過書記,領導村民勤勉苦干,由于政策沒放開,沒能帶領村民脫貧;鄧文升 1995年上任后,環境好了,政策活了,他那滲透在血液里的四川人的精明勁得以發揮出來。暑天里,他看到進山里轉的人越來越多,就在2004年開辦了川陜路上的第一家農家樂,取名“老村長”,據他說,“老村長”也是寶雞市的第一家農家樂,因為北原上的人曾來他這里取經;看到有人下到河里游泳,他馬上帶領村民搞游泳池,要搞就搞好的,帶跳臺,活水,三個大池子,最深的那個池有 6米深。游泳池最火的時候,一天收入1萬元。農家樂次第搞起來幾十戶,紅火了十幾年!

    這兩年由于政策變化,秦嶺山里的農家樂涼了下來,游泳池由于各方原因搞成了魚池,已經退休卸任的鄧文升對此很淡然,“市場就是這樣子,不可能老在風口上!彼毁澇杉依锶颂岢龅脑谑欣锩尜I房,“手上攢點錢還是搞點投資好,再說市里頭哪有這環境好。父親和我從沒回過四川老家,這塊風水寶地就是我們的家!”

    據了解,村里沒有地,現在村里的年輕人不少都選擇外出勞務走四方,每年從打工的地方都有小車載著外省的姑娘回來,有內蒙古的,有江蘇的,還有云南的……


0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熱點

讀排行

2019最新少妇免费视频